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

http://www.authorrainedelight.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html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
    “它再出現,我會殺了它……”安娜收回心靈投影與氣息,冰冷地低語。

    驅魔人們于遠處觀察著,陸離低下頭,注視手背上無法抹除的烙印。

    血色觸須救了他。

    但絕不能因此認爲血色觸須無害,它的本質仍是寄生于陸離的怪異,驅趕魔鬼的行徑只是爲了爭奪宿主。

    不管怎樣,魔鬼的威脅已經降到最低,只留下“會在陸離死後出現帶走他的靈魂”這一可以忽視的詛咒。

    起碼對于陸離來說。

    安娜漸漸隱去身形,確定事件已經平息的驅魔人相互對視,爲首的守夜人走到陸離面前,交還給陸離調查員徽章。

    “事件解決,可以繼續趕路了。”陸離接過徽章,並未掩蓋手背上的倒五芒星烙印。

    “魔鬼的詛咒麽……你可以去教堂碰碰運氣。”守夜人說道,詢問陸離的目的地後轉身維持起秩序。

    騷亂逐漸平息,車隊重新恢複秩序,只有途徑魔鬼曾經出現的地方時,他們會帶著憂慮加速通過。

    落葉鎮駐守騎士團隊長的送別中,陸離離開鎮子,跟隨車隊重新駛入荒涼孤寂的野外。

    行駛一段時間後,騎著馬匹的騎士沿著車隊奔馳而過,喊聲在夜空裏響徹。

    “前面十幾裏就是沼澤路,防止驚擾沼澤裏的存在,接下來所有車輛保持安靜不要喧嘩!”

    車簾猶如被風吹動,掀開一角。

    坐回到車廂裏的安娜望了一眼角落裏睡覺的黑貓,和陸離說:“我們快到沼澤路了。”

    “嗯。”

    “沼澤之母會在這時發難嗎?”

    “應該不會。”陸離找不到擁有了人性的沼澤之母這麽做的理由。

    輕輕颔首,安娜又望了一眼黑貓,坐到車廂邊緣,保持既可以觀察外界,又可以留意車廂的狀態。

    安娜喜歡這只黑貓,但似乎不願意觸碰它。

    陸離知道原因,她擔心自身的氣息會傷害到黑貓,還有自己。

    但目前爲止,陸離沒有讓裏世界氣息不再滲透的方法。

    馬車外的騎士每隔一陣便會帶著提醒飛奔而過,半小時後,最後一隊騎士經過,帶來即將進入沼澤路的消息。

    車隊裏的人們自覺壓低聲音,甚至減小挂在車廂外的油燈的亮度。幾分鍾後,這隊延綿數裏長,注定無法隱藏的車隊靜悄悄地進入沼澤路。

    陸離坐在車廂外,視線在沼澤路前的晦暗石碑上短暫停留。

    【艾倫半島歡迎你】

    【沼澤路】

    似乎是巧合,又或者某種隱喻,踏入艾倫半島後不久,帶來寒意的細雨落下。

    一些在車廂壁上插著火把的人熄滅火把,換成油燈挂在車廂壁上,只有馬蹄聲與細雨簌簌聲中,朦胧的車隊緩慢在沼澤路上行駛。

    偶爾會有孩子的輕咳聲從前面的馬車裏傳出。陸離眺望南暗影沼澤,顯露隱約輪廓的幽暗叢林難以目視細節,也無法發現隱藏在其中,一定存在的沼澤之母的注視。

    沙沙——

    雨傘撐開,遮擋住落在陸離周身的細雨。安娜坐在陸離身旁,和他一同望向幽暗沼澤。

    兩個小時後,陸離所處車隊位置離開了沼澤路。

    伴隨離開沼澤路,車隊裏彌漫的壓抑氣氛散去不久,然後他們經過了已經化爲廢墟的影子鎮。

    馬車上無法安眠的人們,掀開車簾,望向曾經喧囂,如今只剩下殘缺毀壞的漆黑廢墟輪廓的影子鎮,保持著沈默。

    這時,陸離回到車廂裏,鋪好毛毯休息。

    現在離天亮還有不到三個小時,如果車隊不會在路上耽擱,他們會在臨近中午時到達貝爾法斯特。

    “晚安。”

    安娜輕聲問候中,陸離進入夢鄉。

    ……

    安靜的夜晚過去。

    陸離睜開雙眼,清晨的微光從窗簾外灑進車廂,還有一團漆黑毛絨的物體蜷縮在身旁。

    “我們剛剛經過希姆法斯特。”安娜對坐起的陸離說道。

    掀開車簾走到外面,陰郁的天空不曾改變,前方那輛帶著孩子的馬車變成一輛陌生的馬車。

    車隊的長度縮減了一些,一些馬車離開車隊,前往他們此行的目的地。

    但更多的人要去貝爾法斯特,再從羅德斯特港離開艾倫半島。

    陸離又望向前方的天空,雲層之下,兩條凝實仿若真實存在的血色觸須在隨風擺動。

    它們即使不在貝爾法斯特,也在離艾倫半島不遠的地方。

    ……

    臨近中午,車隊到達貝爾法斯特。

    陸離的馬車離開擁堵的街道,前往水手街區的偵探社暫時落腳。

    到達之時,有一道意想不到身影和一封信件等候著他。

    安娜看著坐在沙發裏,一動不動的灰色雕塑,浮現笑意:“它好像不想留在避難點。”

    它的身上沾染不少泥汙,想來從榆樹森林跑回水手街道的路程遇到艱難險阻。

    “那就帶它離開吧。”

    陸離說道,彎腰撿起從門縫塞進來的信件。

    信件沒有濃郁的香水味,而且在吉米兄妹已經定居峭壁的情況下,陸離想不到會有誰給他寄來信件。

    拆開信封,潦草、無法辨認字迹的信紙浮現眼前。

    【你就是個該死的混蛋!】

    【之前那些事是你做的吧?是你做的吧!毀掉我的心血,我真懊悔當初沒有直接殺了你!】

    【現在,給我乖乖滾遠點,別再壞我的好事了!否則我會讓你感受到你無法想象的百倍、千倍的痛苦!你這個狗娘養的混蛋!】

    信件的內容可以讓人想象得到書寫者當時的歇斯底裏和羞惱交加。

    “是誰寄來的?”安娜問道。

    “那個幕後存在。”陸離把信紙遞給安娜。

    安娜閱讀起信件,冰冷神情帶著一抹古怪:“寫信的人就像個瘋子一樣……”

    “他本來就是瘋子。”陸離說道。

    這麽明顯的提示足以讓安娜猜到大致:“是理查德?”

    “如果這封信不是故意引導我們想錯方向,幕後黑手很可能就是理查德。”

    “難怪他這麽氣急敗壞。”

    陸離消滅的可不止這一條觸須。

    安娜丟掉信紙,紅瞳閃爍:“他既然已經被激怒了,我們就一鼓作氣毀掉剩下兩條觸須,逼他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