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

http://www.authorrainedelight.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html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
    聽到老公的問題,陳欣琳說:“搞頭肯定是有,但是不好做,像你說的,圖書市場本來就很萎靡,成本又很高、生存壓力大,盜版的侵害又這麽嚴重……”

    “就拿現在的業務流程來說,公司決定出版某個選題,要先報給出版社審核,出版社審核通過之後才能出版印刷;”

    “一本書要支付作者版稅成本、支付編輯、校對、審核成本,支付設計師封面設計費、支付印刷成本,一冊的成本可能就要好幾塊錢,別看印出來定價20塊錢一本,但書給到經銷商可能是碼洋的五折甚至更低,我們一本書也就有幾塊錢的毛利。”

    “因爲盜版現象嚴重,所以我們一本書開機不敢多印,如果首印是一萬冊,我們首先就要付掉幾萬塊的成本,最終如果都賣掉了,能賺幾萬塊錢;如果有滯銷、退貨,搞不好還要賠錢。”

    佟方權感歎道:“那盜版可省事了,什麽前期成本都不用付,直接開機印刷就行了。”

    “是啊。”陳欣琳點了點頭,道:“他們使用劣質紙張和油墨,印刷成本極低無比,一套設備就開幹了,無論是時下暢銷書,還是古典名著,排好版就能給你印出來,一本書賣三塊錢都還有的賺,到了盜版書店、街邊地攤這些終端銷售環節,價格也就五六塊錢,他們這個終端銷售價,我們連成本都不夠。”

    佟方權歎氣道:“那這還幹個屁!好不容易做一本書,錢都讓幹盜版的賺走了。”

    陳欣琳無奈一笑,說:“別這麽悲觀嘛,就算盜版很嚴重,但正版書還是有一個固定用戶群體的,很多用戶不屑買盜版書,比如經常到新華書店以及其他正規書店買書的消費者。”

    佟方權說:“要不是還有這麽一幫人在,出版行業怕是都要餓死了。”

    陳欣琳點點頭,笑道:“如果不是還有這麽一幫人在,圖書行業恐怕只有教科書能活得下去,其他什麽都沒法活。”

    說著,她又道:“不過還是要樂觀一點,如果書真的做得很好,很多買盜版書的用戶也是會買正版的,因爲書太好了,盜版書用戶也會有一個收藏的沖動,這時候就會購買正版圖書。”

    “有些爆款暢銷書,一年能賣掉幾十萬冊,這樣的話,一本書的利潤可能就有幾百萬,十本這樣的爆款,不就能賺幾千萬了。”

    佟方權說:“這個怕是不容易吧?”

    陳欣琳笑道:“我覺得努努力還是有希望的。”

    佟方權嗯了一聲,道:“有什麽我能幫上忙的?”

    陳欣琳說:“有啊,你大學同學裏的能人不少,能不能說服那幾個有名的出本書?寫個自傳啊什麽的,實在不行還可以口述,讓人代寫。”

    佟方權哈哈笑道:“你可真瞧得起我那些大學同學,他們在酒桌上吹吹牛還有人聽,出自傳誰看啊?首印一千冊都賣不掉。”

    說著,佟方權眼前一亮,道:“對了,老李不是在證券公司做高管嗎?要不我讓他寫本炒股的書試試看?去年519行情,股市那麽火爆,多少人炒股啊!”

    陳欣琳白了他一眼:“照你這麽做書,早虧的賣房了,519行情就那一個月,那一個月,市面上凡是教人炒股的書,基本上都賣光了,但緊接著就又熊市了,你現在做炒股的書,已經過了那個時機了,誰買啊?”

    佟方權靈機一動,說:“那讓許逸陽寫本書吧!這小子不是正出名呢?而且我跟你說,這小子神著呢,我們分公司今年業績能不能超過燕京,全靠他了。”

    陳欣琳好奇的問:“人家小許怎麽還幫你做上業績了?”

    佟方權說:“前些天,小許找我幫忙,說有個在深市搞互聯網的朋友,手裏有幾百萬用戶,他想在我這兒給他那個朋友開個增值服務的口子,我覺得欠他一個人情,就答應了。”

    說著,他激動道:“本來是想著幫他忙,也沒報多大希望,結果這增值服務今天上線,上午九點到晚上九點,你猜信息費做了多少?”

    陳欣琳來了興致,急忙問:“十二個小時,能做多少?二十萬?”

    佟方權脫口說:“少了!”

    陳欣琳驚訝的說:“二十萬還少了?那是多少?五十萬?”

    佟方權笑著說:“你大膽猜。”

    陳欣琳托著下巴,說:“難道過百萬了?”

    佟方權笑道:“兩百六十萬,估計現在應該兩百七八十萬,甚至三百萬了。”

    “我的天!”陳欣琳推了推眼鏡,盯著佟方權問:“怎麽能做這麽高?這也太嚇人了吧?”

    佟方權點點頭,說:“這就是許逸陽獨具慧眼的地方了,兩個不同領域的産品,他就能想到一個辦法把它們組合起來,然後還特別受用戶歡迎。”

    說著,佟方權便把整件事跟陳欣琳說了一遍。

    陳欣琳聽完,半晌沒回過神來。

    佟方權看著她震驚不已的模樣,笑道:“要是真能讓小許寫本書,搞不好還真能成暢銷書,我看這小子幹什麽都很有靈性。”

    陳欣琳笑著說:“那也得看他願不願意寫啊。”

    佟方權當即道:“明天晚上我約他來家裏吃飯,到時候飯桌上你可以跟他當面聊一聊。”

    “好。”陳欣琳點點頭,說:“明晚我跟他提一嘴。”

    說著,又有些不自信的說:“不過我覺得他大概率不會感興趣,寫書賺的這點錢,對他來說太少了,如果書真的賣的很火、賣到十萬冊,他到手的版稅也就幾十萬,還沒他一輛車值錢。”

    佟方權咂了咂嘴,說:“幾十萬確實少了點,估計許逸陽真瞧不上,我覺得他幫了他那個朋友這麽大的忙,對方至少至少也得給他七位數的酬勞意思意思,如果換做我是他朋友,給他點股份也是應該的,畢竟誰知道他以後還有什麽奇思妙想?”

    說著,佟方權又道:“不過許逸陽腦子活,看問題可能比咱們更犀利,就算沒興趣寫書,起碼也可以讓他給你提點建議,說不定他還真能蹦出一個四兩撥千斤的好點子!”

    陳欣琳嗯了一聲,隨即又輕歎道:“也不知道他跟悅薇現在發展到哪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