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

http://www.authorrainedelight.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html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
    所有唱歌節目、跳舞節目的演出者,早在幾天前就已經交了伴奏帶。

    因爲這年頭電腦不普及,VCD很容易因爲光盤磨損而導致播出不流暢、卡頓以及發出刺耳的噪聲,所以這次晚會所有的伴奏都要求使用磁帶,而且必須是自己灌錄的磁帶。

    比如顧思佳她們就花了二十塊錢,請音像店老板幫忙灌錄了兩盤磁帶,這兩盤磁帶無論正面反面,從頭播放都是草蜢的《失戀陣線聯盟》。

    到哪個節目就直接播放哪個節目的磁帶,要准備兩盤,也是爲了避免現場出事故,這樣一來,如果第一盤帶壞了,就用第二盤。

    而且磁帶壞的幾率很小,比光盤要穩定得多。

    沈樂樂的《Bad Boy》伴奏錄完之後,也是灌了兩盤磁帶。

    所以,李海洋找人錄的、准備拿來假唱的《爲了誰》,肯定也是兩盤磁帶。

    今天正好借著彩排,許逸陽打算看看到底是誰在管理這些伴奏卡帶。

    然後他得在李海洋彩排結束後,找機會用自己口袋裏面的這兩盤,換掉他交上去的那兩盤。

    因爲,今天彩排結束之後,磁帶就不會再播放了,所有磁帶全部封存,留著明天按節目順序播放。

    彩排是在上課時間進行的,除了演出人員,其他學生不允許到場,這也是爲了最大限度保證節目的神秘感。

    這邊彩排剛開始,許逸陽就去了舞台旁邊盯梢,發現負責播放磁帶的,是兩個高年級的師姐。

    兩個女孩非常負責,磁帶全部按照順序碼放好,側面貼著標簽,上面寫著序號、寫著節目名稱。

    幾十盤磁帶都裝在單獨的磁帶盒裏,在一個塑料盒子裏碼放整齊,從1號開始,每一個序號都有兩盤。

    李海洋的《爲了誰》是十七號,許逸陽要做的,就是等李海洋彩排完之後,把這兩盤磁帶盒裏面的磁帶換掉。

    可是,倆女生一直在這盯著,每播放一盤磁帶之前,兩個人都要同時核對、避免出錯,自己根本就沒有下手的機會。

    實在不行,就只能等彩排結束,看工作人員把帶子放到哪裏,晚上自己再想辦法過去狸貓換太子也是可以的。

    再不行,還可以等明天晚會正式開始之後再找機會,反正只要在十一點多、李海洋登場之前換掉就可以。

    沈樂樂的《Bad Boy》在彩排時,用的還是張惠妹的原版伴奏,因爲許逸陽還是打算把最炸裂的搖滾版留到演出現場,所以今天也沒有讓伴舞的團隊過來。

    等明天演出的時候,直接把伴奏帶換成搖滾版,再帶著伴舞登台,到時候效果一定炸裂。

    不過,即便是用張惠妹的原版伴奏,沈樂樂還是讓全場震驚不已,等她唱完,現場掌聲如雷。

    李海洋和馬冰冰對唱的《爲了誰》,也博得了滿堂喝彩,李海洋這孫子找了專業的聲樂系大學生,自己又對口型練了很久,幾乎可以做到完美無缺,所以現場效果一下子就把前面絕大多數的唱歌節目都給壓了下去。

    唯一能與其相提並論的,就是沈樂樂那首《Bad Boy》了。

    李海洋很是得意,謝幕之後就直接朝著顧思佳找了過來。

    往顧思佳後面的空座上一坐,他便探著身子,笑嘻嘻的問:“思佳,我剛才唱的還可以嗎?”

    顧思佳雖然不太喜歡他,但還是非常禮貌的點了點頭,很客觀的說:“唱的非常好,你應該學過聲樂吧?”

    李海洋笑著說:“學過一點皮毛而已。”

    顧思佳由衷感歎:“已經很厲害了!”

    佟悅薇詫異的看著李海洋,說:“我怎麽覺得你說話的聲音,和你唱歌的聲音差了好多啊,都不像同一個人。”

    李海洋面不改色的說:“正常說話就這一種聲音,但是唱歌有很多種唱法,每個不同唱法的發音、氣息、共鳴都不一樣,和說話有區別是很正常的,尤其是像唱男高音的那種,他們說話和唱歌完全就是兩個人。”

    佟悅薇覺得李海洋說的好像有點道理,便輕輕點了點頭。

    許逸陽聽這個李海洋吹牛逼,心裏不由冷笑,你還真他媽會裝,老子活了兩輩子,就沒見過你這麽會裝的。

    專門雇人錄音,然後自己假唱,這他媽還了得?簡直是神來之筆啊!

    不過,你踏實等著,明天的演出,肯定讓你銘記一生。

    這時候,李海洋又道:“對了思佳,元旦假期我爸說想邀請你們全家到我們家做客,你要不要問問叔叔阿姨什麽時候有時間?”

    顧思佳說:“不好意思,我假期有安排,沒時間。”

    李海洋忙道:“跟叔叔阿姨一起過來嘛,吃個家常便飯,不需要太長時間。”

    顧思佳說:“對不起,我真的有安排了。”

    說著,顧思佳看向許逸陽,問:“班長,該你們的相聲了吧?我們還等著再聽一遍呢。”

    許逸陽點點頭:“應該快叫我們了。”

    剛說完,主持人便拿著麥克風,說:“接下來請大一的許逸陽同學、陳猛同學上台彩排。”

    許逸陽站起身來,和陳猛一起走上台,余光看向李海洋,見他還在恬著臉纏著顧思佳,心裏暗罵:“李海洋,你就得瑟吧,到了明天,你將成爲整個中海外的笑柄!”

    不對!

    光是中海外的笑柄還不夠!

    自己得把攝像機帶上,讓人把他的全套表演拍下來,過兩年等網絡發展起來,就給他挂網上去,有可能會成爲假唱名場面而一直流傳下去。

    他一邊如是想著,一邊和陳猛一起登上舞台。

    兩人四平八穩的把《我要旅遊》這個相聲演了下來,兩人的配合默契、台詞流暢、包袱和節奏把控的也非常到位,所以在現場收到了極好的效果。

    雖然這些參加演出的同學大都聽過這個相聲,但是再聽一遍還是覺得滿滿的笑點,每個人都笑的前仰後合。

    彩排結束,許逸陽和陳猛從台上走了下來,便聽幾個工作人員聚在一起討論,校領導暫時沒時間過來參加彩排,所以他們的合唱《走進新時代》就沒法過場了。

    一個女生說:“咱們得把時長把控好,因爲從相聲結束到校領導合唱、講話,時間要比較精准的卡到零點附近,然後大家就可以共同倒計時了,如果時長把控不好、早幾分鍾的話,現場肯定會比較尴尬,但是如果晚幾分鍾、來不及倒計時,那就完了。”

    一位校職工說:“這樣吧,我們先把《走進新時代》的伴奏放一遍,然後叫幾個人上去,走一遍講話的過程,看看每個人能講多長時間,到時候咱們安排一個工作人員在台下給校領導打手勢,什麽時候該換下一位,最後一位什麽時候結束,我們都掐著點來,無論如何,11點59分的時候,所有校領導都要結束講話,然後准備倒計時。”

    “好。”另一位戴眼鏡的男同學說:“那就先放伴奏,然後組織幾個工作人員一起上台走個過場,我在台下計時,到時候我來給台上的人打手勢。”

    “好。”

    這時候,校職工對後台負責放伴奏的兩個女孩說:“先把《走進新時代》的伴奏放一遍,然後你們倆上台來幫忙湊個人數。”

    許逸陽忽然意識到,機會來了。

    其實彩排到現在,大部分的節目已經彩排完了,不過很多人之所以沒走,就是想再聽一遍許逸陽和陳猛的相聲,現在相聲也彩排完了,後面就沒什麽好看的節目了,所以大家也就相繼離場。

    就連顧思佳和佟悅薇,都因爲受不了李海洋的叨擾,急匆匆的走了。

    許逸陽借口鬧肚子,自己讓陳猛先走,自己到廁所轉悠一圈,然後又悄悄的溜了回來。

    現場正放著《走進新時代》的伴奏,工作人員也都在舞台旁邊等著排登台的走場。

    兩個負責放伴奏的女孩在這一曲的伴奏結束之後,手頭暫時也沒了其他工作,于是便關閉了播放設備,到前台湊人數幫忙。

    許逸陽見大家都在專心致志的排練走場,悄悄的摸到了舞台後面。

    見周圍沒人,他便用用最快的速度,從塑料盒裏取出了貼著十七號以及《爲了誰》標簽的磁帶盒,把裏面兩盤磁帶取出,把自己兜裏的兩盤塞了進去。

    大功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