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

http://www.authorrainedelight.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html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
    遭到詭影調戲的趙雨,哪遭得住黑影姐姐的糟蹋,雙腳一軟,眼白一翻,直接躺倒在水潭裏。林聰與範欣臉色也如同陸柒一樣,白的像抹了粉底一樣。詭影代替了趙雨,站在中間,搭著兩人肩膀看向陸柒,似說:你們在玩什麽呢?

    陸柒:Σ(っ°Д°;)っ

    被詭影控制住的兩人,只覺有股陰涼感順著纖手流進他們體內。林聰與範欣臉色越發慘白,但完全不能動彈,隱約間覺得,腎髒産生了一股劇痛感,然後軟趴趴的倒在水潭裏,不省人事了。

    詭影完全飄出瀑布,目測大概有兩米左右,脖頸的紅線也裂開了,露出參差不齊的黑色獠牙,紅色長舌搭在嘴外面,低落著黑紅色的粘液。它緩緩向震驚之中的陸柒飄去,獨眼豎瞳微咪,似乎非常開心一樣......

    打個盹的功夫,食物就送上門,如何讓‘山魅’不開心呢?!

    陸柒思緒萬千,就像看到跑馬燈一樣,回憶起很多事情,其中就包括了以前完全不會在意的節日....中元節!!!

    中元節在暑假,爸媽雙忙,經常忙于工作,很少回家,他一般不過這節。

    既不放假,家人又不過,對陸柒而言,今天就是一個非常普通的日子。只是陸柒萬萬沒想到,普通的日子裏,自己卻遇到了一個非常不普通的玩意!

    雖然不知道黑影是什麽,但對他來說,未知的東西,一律按‘鬼’來處理!

    簡單而言,陸柒總算知道,他這尼瑪的是撞鬼啊!

    詭影越發接近,陸柒腦海的混亂思緒逐漸平息下來,心裏想起不久前剛過世奶奶以前對他說過的一句話:“人怎麽會怕鬼呢?有沒鬼都還是兩說。你晚上要是怕黑睡不著,就想想,如果真有鬼的話,你怕什麽?說不定,你死後比鬼還凶呢!”

    反正橫也是死,豎也是死,他怕黑影什麽!勞資死活肯定怨氣滔天,到時候變猛一點,按著黑影就一頓爆錘!

    陸柒現在只覺得眼花缭亂,一直有字在眼前跳,但是他無暇理會缺氧所引起的幻覺,非常硬氣踏前一步,超級凶神惡煞的來了一句:“咩啊!”

    詭影一愣,這小鬼是什麽情況?莫非是個傻子不成,不跑就算了,還來故意挑釁自己,這小鬼.....有點意思啊!

    詭影反口就來了一句:“咩你啊!”

    陸柒:“???”

    臥槽,這黑影是南方的啊!

    陸柒慌了,他最凶一句話,就在剛才已經說了,黑影也完美的答了一句。

    黑影現在要咩他了!

    陸柒無奈了,只希望自己涼後,變得比詭影凶點,屆時,他按著詭影打。

    陸柒與‘山魅’距離不足一米遠,屬于觸手可及的距離。‘山魅’伸出漆黑幹瘦手臂按著陸柒的頭頂,痛苦血紅,死死的盯著他,垂落脖頸的尖細舌頭,舔了一口陸柒臉頰:“小哥,味道不錯。”

    一股陰寒順著天靈蓋落腳底板,陸柒感覺整個人都凍僵了。但也因如此陸柒總算能看清山魅的容貌,以及一直被他當成缺氧所引起的幻覺文字.....

    【解析發動:山魅,一種存在于山林沼澤的精怪。有著非常喜歡玩鬧的惡劣性格。偶遇到也莫慌,老實待著,不要挑釁,等它自己離開。】

    【評價:一種愛胡鬧的精怪,並不會傷人,只會吸取少量生命能量,可如果挑釁它,它會和你現實裏碰一碰。】

    身體逐漸無力,眼前的詭異恐怖黑影也漸漸模糊。陸柒心裏恍然:哦,原來詭影的名字叫‘山魅’,是只精怪,只要不去挑釁它,它就不會害人......

    臥槽.....先等等,我剛才是不是怼了它啊?現在道歉來得及嗎?

    “橋豆麻.....”

    陸柒還來不及道歉,山魅就已經開始收取生命能量。陸柒眼一翻,很快步及了宿友們的後塵,腎髒一陣劇痛,徹底失去意識昏迷過去。昏迷前,腦海裏面才閃過一個念頭:突然浮現的字,到底是什麽東西來的???

    陸柒摔倒在趙雨之前坐著泡腳的岩石上,臉色慘白慘白的,猶如在網吧通宵三天三夜的電擊少年。‘山魅’望著陸柒的目光有點古怪,纖細修長的黑色手臂抱在胸前,巨大的重瞳獨眼眯起,似乎在思考什麽一樣。

    山魅總覺得,這個人體內的生命能量似乎有點不一樣,味道很古怪,但古怪在什麽地方它又說不出,就像生命能量夾雜著其他的東西,有種排斥感。

    不過無所謂了,它對這個硬氣的小鬼很感興趣,待會就抓回家裏,慢慢調校個幾年,肯定摸清楚生命能量到底古怪在什麽地方。

    山魅伸手撿起陸柒,將他扛自己肩膀上,准備回瀑布山洞裏時候,一個巴掌大小光團從樹林裏飛出來,對山魅義正言辭道:“不行,你這不合規矩的!”

    山魅回頭掃了一眼光團,脖頸處嘴巴發出不屑嘲笑聲:“只要你不說,沒有目擊證人,不就合規矩了嗎?”

    光團一怔,不知道該怎麽辦好了。

    它是受人所托,負責山林巡邏,以及照顧昏迷的遊人和僞裝事故現場。

    一般而言,山精不會害人,只會吸取少量生命能量當點心。對于人類,精怪是沒興趣的,自然不會費力不討好殺害普通人。這樣是會被‘山神’重罰的。

    但陸柒不一樣,他是主動挑釁,按照規矩來辦的話,他是算咎由自取的。

    況且,它也打不贏山魅啊!

    看著光團急的嘤嘤亂叫,山魅也懶得理花精了,轉身就帶著陸柒回家裏。

    下一刻,花精都想轉身離開,去山腳公共電話亭打電話求助時候,瀑布裏面突然伸出來一只手,將昏迷的陸柒丟出山洞。山魅一臉惡心樣,單手捂住自己嘴巴,像吃了什麽過期的東西一樣。

    花精一愣,不太明白,從來都不挑食的山魅爲什麽放人。往日裏,它想救援遭到山魅戲弄的人類是很費勁的,有時甚至要請場外援助才行,可是今天這種情況,它真的見都沒見過。

    花精小心翼翼問道:“那個....你還要嗎?不要我就拿走了。”

    四人都泡在水潭裏,雖然四人的運氣都不錯臉朝上,不會窒息,但水潭裏面的水都是山泉水,溫度是很低的,浸泡時間過長,四人會體溫流逝而GG。

    山魅一臉晦氣:“滾滾滾,帶著他們四個滾,永遠也不要來我家做客!”

    它總算明白,頂撞它的小鬼,爲什麽會有一股奇怪味道了。

    這家夥是一個半覺醒的‘異人’,奇怪的味道,是因爲他的能力所引起的。

    純天然的異人....

    傷不得,會遭天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