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

http://www.authorrainedelight.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html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
 帝國北境,盛京城。

大雪封天。

陸霄身披軍氅、負手站在城樓。

下面站著三十萬將士。

遙遙看去,好像三十萬座凝固的雕像。

陸霄解下軍氅。

露出下面的軍常服。

胸紋大蟒,利爪過肩。

十四條紫金線,縱橫交錯,纏繞全身。

肩章則是金色麥穗交叉,點綴四顆將星,熠熠生輝。

他就是這三十萬北境大軍之主!陸霄揮手。

下面響起山呼海嘯。

“參見少帥!”

酷烈嚴寒中,三十萬九霄軍,擡頭仰望他們的年輕統帥。

眼神炙熱、無比虔誠。

半月前,少帥帶領他們破八十萬羅刹強敵。

斬首八萬,抓降四十萬,克複北境。

此等軍功、封狼居胥、勒石燕然!四十萬降兵,此刻都被五花大綁,跪在城樓下,等待著最終裁決。

“祭天!”

陸霄拔出腰間天刀。

聲音清冷,如今日的浩瀚風雪。

“殺!”

人頭滾滾,血氣沖天。

鮮血將皚皚白雪染到紅透。

遙遙看去,好像鋪成十裏紅毯。

“有人跟本帥說,殺俘不祥。”

“本帥若殺了這四十萬降兵,便是十惡不赦。”

“但我還是把他們殺了,兒郎們可知爲何?”

陸霄淡淡發問。

“少帥明示!”

“他們是侵略者,侵略者就該死。”

“本帥今兒拿四十萬人頭築京觀,便是要讓那些個虎狼之國明白一個道理。”

陸霄手中天刀斜指蒼穹。

“明犯我者、雖遠必誅!”

“升旗。”

刻有“九霄軍”的三字龍旗緩緩升起。

看著這面好似圖騰般的軍旗,所有人都熱淚盈眶。

這一刻、他們等了太久太久。

終于將他們的軍旗,挂在被元突占據三百多年的盛京城。

陸霄擡頭望著那面龍旗、目光蒼涼。

他緩緩開口——“弟兄們,辛苦了。”

“此戰過後,半年之內,北境再無戰事,弟兄們都可回家探親。”

三十萬兒郎盡歡顔。

許多人笑著笑著便開始哭。

他們自從追隨少帥,便再也沒有回過家。

年輕的肩膀,扛起這個風雨飄搖的國,卻忘了自己還有一個家。

更有許多弟兄永遠留在昨天。

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裏人。

陸霄也開始想家。

不知不覺,已離家十年。

“義父,孩兒要回來了。”

……兩日過後。

蜀郡,西山墓園。

陸霄跪在一座孤墳前。

他撫摸著冰冷的墓碑,目光蒼涼難言。

他剛出生就被父母遺棄。

本是天地一浮萍、世間一塵沙,是義父將他收養,待他如親子。

後來義父生意越做越大。

就有旁人教唆,說他天生有鷹視狼顧之相,將來絕對會觊觎義父偌大家業。

義父卻一笑置之。

幹脆直接對外公布、說他這偌大家業、本就有我兒陸霄一半,還說要把義妹陸婵兒許配給陸霄。

陸婵兒卻並不喜歡陸霄這個哥哥。

說就算死也不嫁給他這個“野孩子”。

爲此不止一次離家出走。

十七歲那年、一個雪夜,陸霄留書一封,離家參軍。

大半都是因爲妹妹對他的不喜。

一晃十年,陸霄沒有回過家,也沒有跟義父、義母聯系,並不是薄情寡義、只是不想讓妹妹覺得、他這個哥哥會搶她的東西。

十年戎馬、曆經生死,得封鎮國大將,終于決定歸家。

卻得知義父早在三年前慘死。

他帶著不世榮耀歸家,最想分享榮光的人,卻已不在。

此乃大悲涼。

陸霄克制悲傷。

他很悲傷。

終究沒有哭。

義父說過,男孩子,可以死,不能哭。

陸霄跪在墳前,磕足九個響頭。

“義父,孩兒一定會照顧好義母和義妹。”

“至于那些害您的人,有一個算一個,我會讓他們知道,什麽叫做絕望。”

他喚來自己的侍衛長。

“我義父到底怎麽死的?”

紅衣女子躬身回道:“先生,明面上的凶手,是蜀郡四大家族。

不過幕後應該還有黑手,影衛正在查。”

“四大家族?”

陸霄蹙起眉頭。

王、趙、劉、周,蜀郡四大世家。

代表著四個近千億體量的大財閥。

雄踞蜀郡、近乎四座巍峨大山。

不過以陸霄手中權柄、要動他們,瞬間他們就是齑粉。

只是直接將他們滅掉,怎能澆他心中塊壘,慰藉義父在天之靈?

別說還有幕後黑手、得慢慢挖——他要殺人。

他更要誅心!“先生,四大家族中的劉家,今晚七點,會在藍海大酒店給他們家二少爺劉洋辦訂婚宴,許多四大家族中的人,都會出席……”紅衣女子語氣逐漸冰寒:“三年前……先生義父便是從藍海酒店的天台,被四大家族逼著跳下來的,死無全屍……”“倒是挺會挑地方。”

陸霄眼中蘊上一抹寒徹。

“紅袖,調個師團過來,今晚我去跟四大家族敲葬鍾。”

……八點、華燈初上。

有輛賓利緩緩停在藍海酒店入口。

陸霄下車,看向頂樓,目光冰冷。

兩年前——義父就是從這裏樓頂一躍而下,粉身碎骨。

可以想象,當時的義父、內心有多絕望。

十年征戰,他無愧蒼生社稷、卻辜盡父恩。

“義父,孩兒不孝。”

“先生……節哀。”

後面下車的紅衣女子給陸霄披上風衣。

跟隨這個男人已經五年,她還從沒有見過這個男人如此沈郁。

她很心疼。

“沒事。”

陸霄搖頭。

緩步走向藍海酒店。

大風如鼓、卷起滿地楓葉,猩紅如血。

雄偉男子緩步前行。

明明形單影只、卻像有千軍相隨。

他不是歸人,也不是過客,他是暮光中的敲鍾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