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

http://www.authorrainedelight.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html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
 “許少,輸的五千萬,現金支票還是刷卡?”

陸霄淺笑發問。

許歡皺眉無語。

他家裏有錢,也是妥妥的富二代。

但也只能拿出來百八十萬的零花錢。

要是家裏知道他拿五千萬跟別人賭一場高爾夫,估計要打爛他的屁股。

所以,他打算賴賬。

這年頭,欠債的都是爺。

欠的時間一長,自然慢慢的,就不存在了。

他覺得陸霄不敢賭上家門要債。

這小子要真敢堵到家門要債。

許大少不介意教教這小子,死字怎麽寫。

這樣想著,許歡開口道:“我身上沒這麽多錢,你給我點時間,我去籌備。”

陸霄點頭:“可以,我給你五天時間,這周五,我要看到錢,看不到的話,後果自負。”

他當然知道許歡想賴賬。

不過他北境兵主的賬,哪兒有那麽好賴。

反正沈天狼和郭解那倆小子天天閑著,要是許歡賴賬,正好讓他們組個討債小組。

老鄉,暴力收債,了解一波。

……莫四海和幾個銀行高層溜達一圈終于回來。

見這裏圍了很多人,不禁疑惑。

莫四海直接詢問。

“海棠,怎麽回事,這兒怎麽這麽多人,還亂哄哄的?”

“爸,你們剛走,陸霄就跟許歡起了爭執,還比了一場高爾夫……”“陸霄那家夥,爲了面子,把陸叔叔留給他的那塊五千多萬的手表拿出來作爲賭注……”“浮生……竟然送這麽貴重的東西給霄兒?”

莫四海咋舌,有些沒想到自己老友會對霄兒如此寵愛。

見莫海棠神色不好,他還以爲陸霄輸了——許歡的水准,莫四海還是略有耳聞的。

他批評陸霄道:“霄兒,你怎麽這樣不懂事兒,那可是你義父送你的東西,現在是遺物,怎麽能拿出來跟別人賭鬥?”

“看著場面,應該是輸了吧?”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你義父送你的東西,你好好留著,不許再跟人比鬥了!至于你輸的五千萬,莫叔替你想辦法……”“他才沒輸!”

莫海棠冷哼道:“虧我們都替他擔心,誰知道他是裝出來的、他直接碾壓了許歡,還破了世界紀錄。”

“贏了許歡、還破了世界紀錄?”

莫四海瞠目結舌。

幾個銀行高層也面面相觑。

就在衆人被驚得說不出話時,忽然傳來聲音——“我這地方,可有段日子,沒像今天這麽熱鬧了。”

接著,就有一個中年男子帶著六七個隨從緩步走近。

他身著圓領唐裝,氣度雍容。

一看就是身居高位的人物。

“蜀郡商盟的會長,洪瑞。”

“洪會長還是九霄商盟在蜀郡的總理事……正兒八經的雲端上的人物。”

圍觀的人看向洪瑞,全都畢恭畢敬。

莫四海和幾名銀行高層,也匆忙上前問好。

簡單聊了幾句。

洪瑞就環顧四周,開口問道:“剛剛聽人說,球場來了個高爾夫高人,一場杆賽打出五個老鷹球,是哪位?”

“我女婿。”

莫四海笑著把陸霄引薦給洪瑞。

“陸霄,你說話注意點兒,洪會長可不是我們能得罪的!”

莫海棠開口提醒。

她覺得陸霄很蠢,情商更是低到離譜。

陸霄只好過去。

洪瑞是他的屬下。

只是等級太低,還不夠格見他。

九霄商盟遍布帝國四境,能見他這個九霄少帥的,只有商盟盟主和兩個副盟主而已。

“小家夥,就是你打出了五個老鷹球?

還破了塵封二十多年的世界紀錄?”

洪瑞上下打量陸霄,出聲問道。

陸霄點點頭。

洪瑞笑著拍了拍陸霄肩膀:“老夫玩高爾夫有十多年了,還從沒在現實裏見人打過老鷹球,你給我表演一下,要是還能打出老鷹球,老夫有重賞!”

“我爲什麽要給你表演?”

陸霄皺眉。

洪瑞杵在原地。

他沒想到,也想象不到,以他如此尊貴的身份,竟然會被一個年輕人拒絕!還拒絕的如此……直接了當。

“小家夥,你是覺得本會長的身份,不夠格讓你屈尊表演麽?”

陸霄看他,淡淡道:“這跟你是誰沒什麽關系,我不是刷猴戲給人看的。”

洪瑞臉色陰沈。

他回頭看向身後的莫四海,似笑非笑的開口:“莫先生,你這女婿,倒是挺有個性啊!”

是個人都聽的出來,洪瑞這是在說反話。

洪瑞可是蜀郡雲端上的人物,真正的蜀郡巨頭。

陸霄不過是個廢物大頭兵,居然敢招惹洪理事。

這跟老壽星吃砒霜——活膩了,沒什麽區別。

洪瑞似笑非笑的樣子,讓莫四海心驚膽戰。

他陪笑道:“洪理事,霄兒年紀小,還不懂事,您別跟他一般見識。”

姿態謙卑,極致卑微。

他是真怕洪瑞發怒,到那時,莫家的生意,肯定寸步難行。

“陸霄……你自己想死,別拉著我們家行不行!”

莫海棠臉色鐵青,大聲斥責:“趕緊給洪理事道歉!”

洪瑞看著陸霄,雍容一笑:“小家夥,既然莫老板開口替你說話,那我就賣他個面子,只要你你現在表演,本理事可以既往不咎。”

陸霄搖搖頭:“我不是猴,不會給誰表演。”

洪瑞臉色微沈。

“很好,小子,你很不錯!”

他怒極反笑,看向莫四海:“莫總,今年蜀郡商會的年會,你就不用來了,在家好好陪你這個好女婿吧。”

說完便帶人離開。

“洪理事……”莫四海怔在原地。

他看看陸霄,欲言又止。

整個人氣色灰敗,再沒有剛到山莊那會兒的意氣風發。

“陸霄!你個王八蛋、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麽?

你是想把我們莫家往死路上逼嗎?”

莫海棠大吼。

陸霄懶得理她,直接向莫四海抱拳道:“莫叔,此事我會給你答複,我現在有事要去處理,先告辭了。”

他說完就走,根本不給莫四海開口的機會。

“爸,你也看見了!這就是你讓我嫁的人!”

莫海棠指著陸霄消失的地方,大聲道:“他除了那點並不存在的自尊心還有什麽?”

“你要是真把公司交給他,一年之內,莫氏集團就得垮台!”

“再者說,以他這樣目中無人的性格,我嫁給他,又有什麽下場!”

她身旁,幾個銀行高管紛紛點頭。

“莫總,海棠丫頭說的不錯,你這女婿實在是太過輕狂,海棠嫁給他,肯定要吃虧。”

“要不趁著兩人還沒完婚,莫總再考慮考慮?”

“陸霄這小子,根本就沒有情商,洪理事那兒肯定要針對莫總的公司……只怕今後,莫總的生意不好做了呀……剛剛說的那個貸款合同,我還得回去再想想。”

莫四海沈默。

他開始思考,甚至有些懷疑。

難道自己真的是,所托非人?

……陸霄緩步走出西嶺莊園,找到自己座駕。

剛上車便撥通一個號碼。

電話只響了兩聲,便傳來聲音。

“少爺。”

“我在西嶺莊園門口的停車場,三分鍾,讓洪瑞滾出來見我。”

“是。”

兩分三十秒。

洪瑞帶著先前那幾個隨從,匆匆忙忙跑出正門,在停車場四處搜尋。

目光緊張,甚至還有幾分恐懼。

兩分鍾前,九霄商盟會長給他打電話,說少帥就在莊園門外的停車場,讓他滾出去接駕。

他加入九霄商盟三年多,早就將少帥奉若神明。

生平最大願望,就是能親眼見見這位帝國聖者。

只是他在九霄商會中地位一般,這種奢望根本就沒有實現的可能。

或許,少帥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手下,還有他這個叫洪瑞的下屬。

現在得償所願。

洪瑞怎能不興奮?

但還有惶恐與不安。

少帥軍務繁忙、怎麽會突然出現在西嶺莊園?

還點名讓他這個上不了台面的小理事見駕。

洪瑞心底雖然疑惑,卻不敢多想,只能帶著身後這些隨從前來見駕。

空蕩蕩的停車場,哪有什麽少帥。

他正覺得疑惑,便看見有年輕人款款下車,正淡漠的注視著他。

“洪理事,我們又見面了。”

“是你!”

洪瑞冷笑。

“怎麽,是想通了,想當猴兒了?”

陸霄懶得開口,直接扔出一枚令牌。

“識字麽?”

洪瑞接過,不屑冷笑。

低頭看時,臉色瞬間大變。

令牌以青銅雕刻。

正面龍紋拖底,镌刻三個大字。

“九霄令”背面是四字小篆。

“國士無雙”。

字迹灑脫不羁,透出一股清絕氣息。

洪瑞自然是認得這枚令牌的。

他怎麽會不認識、怎麽敢不認識。

天下唯一的九霄令!從來都只屬于那位名動天下的九霄少帥。

北境軍主、帝國聖者——陸雲霄。

他看著長身卓立、英姿足以媲美天神的陸霄,忽然想明白了。

于是直接跪倒在地。

“屬下洪瑞,參見少帥。”

陸霄淡淡開口:“洪理事剛剛跟本帥說過什麽?”

“我記得,洪理事說,很欣賞本帥?”

“本帥是不是應該感恩戴德?”

洪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