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

http://www.authorrainedelight.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html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
 “我請你們馬上出去!”

周太史冷冷說道。

聽罷!夏振國率先說道:“周星宇,男,二十八,五年前,擔任廣深市太史一職,負責廣深兩百萬卷宗。”

此話一出!周星宇楞在原地,震驚不已。

眉頭緊鎖!緊張!不安。

刹那之間,全寫在了他的臉上。

半晌過後。

只見周星宇,面色不悅的冷哼一聲,你們是什麽人?

我們是什麽人不重要,而是你的身份!語罷!周星宇滿目惶恐,大喝一聲,不好意思,這裏不歡迎你們,請你們離開!他,企圖用這種方式,來掩飾自己心中的忐忑。

“周太史,五年前,發生了什麽?”

忽然,坐在沙發上的葉無雙,面色冰冷的開了口。

一時之間,整個辦公室,溫度驟降。

俨如一口巨大冰窖。

與此同時。

葉無雙身上的那股霸者的氣息,也直逼周星宇。

頓時,他只覺得嗓子發幹,好似一塊巨石,壓在胸口。

令他說話困難。

“不好意思,我沒義務回答你的問題。”

“還有,我最後說一遍,這裏不歡迎你們!”

“請你們離開。”

周星宇在面對葉無雙強大的壓迫下,艱難的開了口。

說罷!並作勢拿起電話,迅速按下一串號碼。

“你們要是再執迷不悟,休怪我不講情面了!”

“現在走還來得及。”

周星宇面色冰冷的勸道。

“來得及?”

葉無雙忽然眸光一閃,直勾勾的盯著周星宇。

“五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麽,想必不用我說,你也比我清楚吧?”

“我,我不懂你,你在說什麽!”

周星宇被葉無雙那泛紅的眸子,著實嚇得整個人不鎮定起來,就連說話都變得結巴。

“不懂?”

“那我告訴你,五年前,發生的事!”

話落!周星宇當場急紅了眼,大聲嚷嚷起來。

“我不想聽,不想聽……”葉無雙見狀,眼中並無半點同情,繼續說道:“不想聽?”

“那因你而死的,多條亡魂,他們又想聽了嗎?”

“這些年,你冒名頂替,不覺得羞恥嗎?”

“難道他們就想聽了吧!”

此話一出。

周星宇哐當一聲,如遭雷劈一般,整個人倒在了靠椅上。

眼神渙散。

雙目空洞無神。

嘴裏不斷重複著,我,我我沒殺人。

他的情緒。

顯得格外的緊張。

內心的不安。

全在這一刻,表現在了臉上。

“你沒殺人!”

“可那些人,皆因你而死。”

“周星宇,你的良心何安!”

“你晚上就睡得著覺嗎!”

葉無雙冷冷的問道。

絲毫不給他半點思索的時間。

並且那咄咄逼人的氣勢,完全將周星宇單方面碾壓。

那一連串的問話,直接讓周星宇整個人情緒崩潰。

眉頭緊鎖。

面色緊張。

口無言語的大聲嚷嚷著。

“我,我沒有!”

這一幕,持續了四五秒左右。

周星宇很快就緩過神,兩眼炯炯有神,散發著凶光。

你們到底是什麽人?

什麽人?

這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是我們的罪人。

是我們身爲同族的恥辱。

話音剛落。

周星宇渾身一顫,你,你胡說。

這三個字,幾乎是他咬著牙,從縫裏擠出來的。

他心裏在憤怒。

又在悔恨。

甚至在自責。

可這一切,都已徒勞。

“胡不胡說,你自己心裏清楚。”

“現在你只需要回答五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麽,興許才能換回你心裏的安定。”

“千萬不要抱著僥幸的心!”

葉無雙靠在沙發上,冷冷的說道。

與此同時。

辦公室的騷動,立馬引起外面人的注意。

不多一會兒。

狹小的辦公室內。

就聚集了一幫面色凶惡的壯漢。

一個個大胳膊粗腿,身材魁梧。

此時。

氣氛壓抑到了極點。

“來人,給我把這兩個不知所謂的家夥,攆出去。”

開口的是一位年紀稍長的老者。

一身中山裝打扮。

大背頭。

眉宇之間,竟有幾分霸氣。

尤其是那淩厲的眼神。

更讓人有幾分懼怕。

頓時,跳出來七八個魁梧壯漢,就將夏振國與葉無雙兩人團團圍住。

老者此時臉上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

“说吧,你们是什麽人?”

“興許我還能大發慈悲,放你們一命。”

“要是出了一點什麽事,我可不敢負責……”說罷!那老者當著衆人的面,肆無忌憚的就笑了起來。

一時之間。

那緊張壓迫的氣氛。

立馬因爲這個笑聲,煙消雲散。

夏振國一眼就認出了老者,但他卻是裝傻。

因爲葉無雙還未開口。

只見夏振國站起身,踏步而立,面色陰沈的說道:“我們是誰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們是誰?”

“誰給你們的權利!”

一席話,淩厲無比。

鋒芒四射。

宛如刀子那般,直逼老者。

老者見狀,心裏咯噔一下,驚訝不已,他是怎麽一回事?

往常要是一般人,絕對是被他的氣場完全碾壓。

但現在。

似乎結果……現場。

一片死寂!旁邊的周星宇,只覺得嗓子幹燥。

冷汗直冒。

連忙走到老者身旁,低聲附耳說道:“鍾老,我看這幫人來者不善?”

“來者不善?”

老者冷笑一聲。

“在這廣深的地界,我鍾三百,就是天,就是這廣深的地。”

“更是這廣深的法!”

“就算他是條龍,也得給我盤著,是頭猛虎,更得給我握著!”

“否則就休怪我鍾三百,不講情面。”

此話一出。

靠在凳子上的葉無雙。

當場鼓起掌聲。

眼神異常淩厲。

殺氣十足。

直逼鍾三百!“好一個廣深的法。”

“想必這些年,也沒少在廣深爲壞一方。”

“那你真是該死!”

“就因爲你,周星宇不知道手上沾染了多少亡魂。”

“你說什麽!”

鍾三百面色一沈,眉頭一皺。

眸中盡是怒氣。

冷冷的說道:“爲害一方?”

“那你真是高看老朽了,今日,我不管你是什麽人。”

“既然敢踏進這辦公大樓,必須得給我一個交代!”

“否則你豎著進來,那老朽只能讓你橫著出去!”

“橫著出去?”

“你有這個本事嗎!”

葉無雙臉上的笑意,變得更加深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