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

http://www.authorrainedelight.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html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
    “老大!你也太狠心了吧!居然把我踢出群了!”

    電話裏,某個人在和黎玖抱怨著。

    “有話快說。”

    “……工廠的事已經解決了。”

    黎玖漫不經心地嗯了一聲。

    “老大你在哪呢?”

    “出租車上。”

    說著,黎玖一手捂住手機,和司機說:“師傅,麻煩在下個路口左轉。”

    “好嘞——”

    “出租車?不是老大,你車呢?”

    “廢了。”

    “……那就再買一輛呗。”

    “沒時間。”

    “……”

    黎玖曲起修長的手指在大腿上有節奏的敲擊著,“我記得你好像有幾輛……”

    那人立馬反駁,“不我沒有,你記錯了!”

    開玩笑!

    他的寶貝們怎麽可能經得住黎玖的蹂躏?

    “……”

    “老,老大?”

    “嗯?”

    “聽說,薇薇被欺負了?”

    黎玖眉梢一挑,話裏帶著調侃,“消息挺靈通啊。”

    難爲他遠在國外還時刻注意著帝京。

    “咳……所以她沒事吧?”

    “你猜?”

    “……”

    黎玖唇角扯出弧度,“你那些車不錯……”

    那人咬牙,“你挑一輛,我馬上給你運回去。”

    黎玖滿意的點點頭,“成交。”

    “所以她到底怎麽樣?”

    周奇那個家夥,光是告訴他薇薇被人欺負了,之後怎麽樣他一點都不知道。

    “這麽擔心?”

    “好歹也是我小姑姑。”

    黎玖啧了一聲,“平時也不見你承認……”

    轉而又道:“有我在能有什麽事?”

    那人松了口氣,“那就好。”

    “你大老遠打一通越洋電話就是爲了這事兒?”

    “當然不是,還有件更重要的事。”

    他頓了頓,接著說道:“老大,來任務了,會長親自發布的,sss級。”

    黎玖冷笑一聲:“他難道不知道我現在休假?”

    “……知道,但會長說,這事兒只有你能做。”

    “哦?”

    “你知不知道帝京的慈善拍賣會?”

    “不知道。”

    她常年在國外,根本沒來過帝京,若不是爲了……

    根本沒聽過什麽拍賣會。

    “這個拍賣會顧名思義,就是帝京那些有錢人聚在一起,把自己用不著又很值錢的東西拿出來公開拍賣,拍的錢全部捐贈給慈善機構。”

    黎玖輕嗤一聲,“要搞慈善,直接捐錢不就得了?”

    搞什麽慈善拍賣會。

    麻煩!

    “這也是身份的象征嘛……”

    “難道不是有錢人閑著沒事聚在一起公開炫富?”

    那人啞口無言。

    他清清嗓子,“老大,那些不重要,關鍵是這次的拍品。”

    “嗯?”

    那人壓低嗓音,“……這次的拍品裏……有異石。”

    黎玖眯眼,語氣中帶著危險,“你說什麽?”

    “我也不相信,但這是真的。”

    黎玖眉眼泛著刻骨的戾氣。

    眸中早已沒有之前的閑散隨意,被藏在最深處的暴躁漸漸壓抑不住。

    整個人像是被觸怒的野獸。

    車裏的空氣瞬間冷凝。

    前面的司機打了個寒顫,覺得後背有些發涼。

    怎麽突然這麽冷?

    看了一眼外面的天,嗯,豔陽高照,雖說已入秋,但夏日的余熱還未完全散去。

    他出現錯覺了?

    黎玖現在十分暴躁,雙手緊握,如玉脂的手指指節咔咔直響。

    異石這種東西,對他們來說百益無一害。

    可是落入普通人之手,後果不堪設想。

    特別是,參加拍賣會的人都是帝京名門。

    一旦有人拍到了異石……

    艹!!

    黎玖在心裏低咒幾句,強忍著情緒,眸中神色晦暗不明,“任務內容是什麽?”

    “會長讓我們必須把異石帶回來。”

    帶回異石那是肯定的,不過她還有個疑問,“異石爲什麽會出現在帝京?”

    “呃……”

    那人支支吾吾,“我也不清楚,會長還在調查,要不是這次我們的人不小心看到了拍品名單,恐怕到現在也不知道這件事。”

    說起來連他都要罵會長一句不靠譜了。

    這麽大的事,他堂堂會長居然現在才知道?!

    黎玖沈聲說道:“協會出內鬼了。”

    異石在協會屬于最高機密,除了會長,也只有協會的幾個理事知道異石的存放地點。

    如今異石出現在帝京,除了有內鬼之外根本沒有別的解釋。

    而且,能在協會拿走異石還不讓任何人發現的,可見這個內鬼在協會權利有多大。

    “嗯,我猜也是這樣。”

    “行了我知道了,交給我吧。”然後又道:“你告訴那個老頭子,讓他趕緊把協會清理幹淨,縱著那些髒東西時不時的來添堵,他也真是夠無聊的。”

    以前和他說這件事,那個老頭子總說日子太無聊,留著那些人可以給自己找點樂子。

    現在好了,麻煩一堆。

    那人嘴角一抽,“知道了。”

    黎玖放下手機,撫摸著眼角的淚痣,眸底是遮掩不住的煩躁。

    這都是些什麽糟心事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