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

http://www.authorrainedelight.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html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
    “法海啊法海,如果你的回答是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我一定會放心的。只可惜,你的回答是鲦魚出遊從容是魚之樂也。”

    玄悲心中暗暗想道。

    …………

    金山寺外。

    青山綠水,自與今朝長是醉。綠水青山,得道之人本要閑。

    山腳下有一個池塘,法海和小鯉在池塘邊玩耍。兩人的臉上,都被泥土弄的髒兮兮的,原來他們是在玩泥巴。

    一個是光頭俊俏小正太,一個是粉妝玉琢的小女生。天真的在一起,玩的很開心,有種渾然忘我的感覺。

    身上整潔的僧袍,華貴漂亮的衣裙,弄髒了也渾然不覺。

    小鯉拿起手中的小泥人,對法海說道:“小和尚,這個是你。”

    法海也拿出來一個:“我也捏了一個你。”

    小鯉一把把他的小泥人搶了過來:“我要把這兩個小泥人曬幹,讓他們永遠在一起。”

    “我覺得一點意思都沒有,還不如我們把它們重新揉成泥團,再捏一個小馬車,或者其他動物什麽的?”法海說道。

    作爲男孩,法海捏成泥人之後,很快就覺得沒有新鮮感了,想要重新捏一個,道:“把泥人給我。”

    “不,我不給你,就不給!”小鯉固執的說道,“你要捏小馬車小烏龜,可以另外弄一團泥巴。”

    “法海,如果有一天你長大了,我嫁給你好嗎?”突然,小鯉問道。

    “不行,我是佛門修士,是不可以成親的。”法海想也沒想就開口。

    “那太可惜了。”小鯉失望起來。

    “不成親,天天在一起玩不也很好嗎。”法海說道。

    “那好吧。”小鯉說道。

    …………………………

    轉眼間,一個月過去了。

    通過一個月的相處,法海漸漸的習慣了和小鯉一起玩耍的日子。在枯燥的念經生涯中,小鯉就是他天空中那一抹絢爛的彩虹。

    一天不見,就有點望眼欲穿的感覺。

    甚至,是有點依戀。

    而在這一個月當中,玄悲也從來不過問他去了那裏,即使他回來的很晚,也從來不問他和誰在一起。

    只是天天在等他回來之後,就把他帶到放生池面前。讓他觀魚,並問他有沒有什麽領悟。而法海,也從來也沒有領悟過。

    小鯉天天在外面等他,玄悲天天在山門等他。

    兩人好像約好了一樣。

    這一天,早晨。

    朝陽照耀著金山寺,金山寺顯得分外的雄壯。

    又是新的一天。

    玄悲大師破天荒的免除了法海的澆菜任務,把他帶到了金山寺後院。

    院子的綠地中間,支起了一口大鍋。鍋裏熱氣騰騰,並伴隨著濃郁的香氣傳了出來,似乎在炖什麽東西。

    “法海,你坐下。”來到大鍋旁,玄悲說道。

    法海依言坐下,鍋裏的香氣,更加的撲鼻。

    “師父,這鍋裏炖的是什麽《?》這麽香?”法海忍不住問道。

    “是魚,而且還是品相很好的鯉魚。”玄悲大師說道。

    “師父,我們佛門不是不允許殺生的嗎?”法海大驚。

    “佛門的確是不允許殺生,不過什麽事都有例外。”玄悲說道,“法海,你吃吧,吃了這條魚,對你的修行很有好處。”

    “我真的可以吃?”

    “吃吧,吃吧。這次爲師允許你破戒。”玄悲大師說道。

    早就饞涎欲滴的法海,迫不及待的拿起了碗筷,從鍋裏挑出魚肉,大快朵頤的吃起來。來金山寺已經四年了,今天他是第一次開葷。

    吃了一碗,覺得才剛剛墊個底。然後又開始撈魚,吃第二碗。

    “師父,你怎麽不吃?”突然發現玄悲沒有吃魚,便問道。

    “爲師允許你開葷,爲師的爲師卻沒有允許爲師開葷。”玄悲笑著說道,“而且,這條魚只有你一個人能吃,爲師沒有那個福分。”

    法海不再理會,吃了第二碗,又吃第三碗,一直把魚肉吃了個幹幹淨淨。

    抹了抹嘴巴,最後連魚湯也喝幹淨了。

    “好福氣,好福緣!”玄悲心中暗暗稱贊道,“吃了這條魚,法海的修爲,足以提升整整三十年。”

    “師父我要去念經了。”吃完之後,法海迫不及待的站了起來,說道。他想早點出寺,因爲小鯉還在寺外等著他。

    “去吧,去吧。”玄悲說道。

    法海快步跑出金山寺,來到池塘邊,發現小鯉根本沒有來。“或許她是有事耽擱了吧。”法海心中想道。

    他等啊等,小鯉還是沒有出現。

    一直等到太陽落山,伊人依舊無蹤。

    夜幕降臨,法海還在那裏,一個人癡癡的等著。

    終于,伴隨著月光,法海走進了金山寺。

    和以前一樣,玄悲大師還在山門口等他。

    “法海,你跟我來。”

    玄悲再次把法海帶到了放生池旁邊,沒有多說,只有兩個字:“觀魚。”

    法海癡癡的看著放生池裏,魚兒們的遊動。心中卻完全沒有魚,他滿腦子想的是小鯉,她爲何沒有出現。

    “法海啊,這次,你領悟了嗎?”一個時辰之後,玄悲問道。

    或許是心靈感悟,或許是猛然覺醒。

    聽了玄悲的話,兩道清淚,無聲的從法海的眼裏流了出來。

    法海,哭了。

    “這次,你算是真的領悟了。”看著法海的淚水,玄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