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

http://www.authorrainedelight.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html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


  當唐尼准備提升自己的神秘學知識的時候,突然發現放在桌子上,一直都沒有翻開過的書籍——
  《白銀之國---塞波格鬥術》
  唐尼心中突然有了一種想法,立刻將這本吃了大半個月灰、落滿了灰塵的書拿了過來。
  這本書是勞倫斯接到任務之前買的,還沒打開看過。
  除了帶圖雜志和神秘學書籍之外,勞倫斯也只能看的進去這種書了。
  丟了個通識之眼過去,唐尼手中的書籍上頓時浮現出幾行文字。
  【技能:塞波格鬥術
  信息一:塞波格鬥術出自白銀之國,名字取自塞波花。
  信息二:可通過這本書,提取技能---塞波格鬥術(lv1)】
  唐尼在自己知道但看不見摸不著,短時間內不能提升實力的神秘學與一旦學會就能用得上的塞波格鬥術之間猶豫起來。
  經過了一番思索後,唐尼還是將技能點加在了塞波格鬥術上。
  大量混亂無序的文字浮現在唐尼面前,同時不斷有信息傳進唐尼的腦海。
  在這個過程中,唐尼知道了塞波花不止是一種花,更是白銀之國的象征之一,由于遠看像一團團在枝頭盡情燃燒、歡快跳躍的火苗,極有氣勢,所以被人視爲英雄的象征。
  塞波格鬥術的風格剛硬,信息當中最多的是硬碰硬的打法,但比拳擊還是靈活多了,也可以用腿攻擊,只是相比于拳、肘、肩和背靠,踢腿少了一些。
  大約一兩分鍾左右,唐尼腦海中的混沌徹底消散,一股新生的力量在他的身體當中湧動。
  玩家模板也隨之改變:
  【普通技能:塞波格鬥術lv1、神秘學lv1、生活日常lv2、繪畫lv3】
  【技能點:1.5】
  【實力評級:F(人類精英)】
  但唐尼看過之後發現,原本能點亮,技能後面出現了加號的神秘學突然暗了下去,塞波格鬥術也沒辦法再加點提升。
  之前和現在的區別就在于技能點的數量,顯然唐尼現在的技能點不夠了。
  技能點的來源是明擺著的,只要消滅掉超凡生命/怪異就能得到。
  這點像是打怪升級,但身體屬性不能直觀的查看和提升絕對是個遺憾。
  好在唐尼是個比較看得開的人,現在的玩家模板用好了也能提升力量。
  很快唐尼發現自己身上的肌肉變得明顯了許多,肚子上的腹肌甚至能直接看出來了!
  雖然無法直觀的看到自己到底提升了多少,但想來不會很少。
  實力上的提升使唐尼對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情多了一些信心,活動了幾下,唐尼不得不再次喝了一肚子水。
  而且唐尼似乎聽到了類似火焰燃燒的噼啪聲,並且隱約覺得綻放的火焰是那麽的美麗...
  唐尼明白這是火焰徽章帶來的負面作用,看來這枚徽章只能解燃眉之急,絕對不能一直戴著。
  但與此同時,唐尼發現自己對塞波格鬥術的體悟竟然在不斷加深,想到塞波花象征著火焰,有這種提升也就不奇怪了。
  唐尼有心將火焰徽章摘下來,可這個時候家裏的電話突然響起。
  打來電話的正是恐怖山谷雜志社的人,之前雙方已經約定好了,由唐尼將畫稿送過去。
  “不好意思,我剛才出門被車——”
  唐尼准備解釋一波,不管怎樣,他今天都不會出去了。
  本來准備好的理由是畫稿落在車上丟了,可唐尼的話被電話另一端的人直接打斷。
  “我是埃爾希-弗艾爾,雜志社的老板。”
  埃爾希用冰冷的聲音說著:“唐尼先生,我希望今天能看到你的畫稿。”
  他的語調咄咄逼人,似乎唐尼今天不過去的話,就會惹上天大的麻煩一樣。
  “不好意思,我剛才出了點意外,受了傷,所以不能過去。”唐尼毫不猶豫的把雜志社、出版社的老板給怼了回去,事實上,前身的願望已經完成了,就算不出版單行本漫畫,也算不了什麽。
  電話另一端沈默了一秒,而後聲音傳來,“今天送過來,我可以給你一百鎊。”
  這是什麽意思?拿錢砸人?
  唐尼最開始是這麽想的,盡管他印象中,那個留著油亮頭發,抽著雪茄的中年人確實有可能這麽做,但他親自給自己打電話本身就是個怪事。
  而且今天發生了很多意外,這讓唐尼甚至有些擔心,身份存疑的雜志社老板埃爾希這麽想把自己叫去到底是爲了什麽。
  “埃爾希先生!”唐尼義正詞嚴的說道:“這不是錢的問題!”
  “五百!”埃爾希的聲音傳來,“我的小女兒很喜歡你的漫畫,不然以你的資曆,根本不會得到那麽好的合約,你的畫稿是我准備送給她的生日禮物!”
  “呃...”唐尼一時語塞,看來這個埃爾希很可能是真的。
  這就解釋的通,爲什麽雜志社的人強烈要求自己最晚今天把畫稿送過去了。
  漫畫有人喜歡,唐尼頓時有些欣喜,雖然不是自己的原創,但卻是自己一筆筆畫出來的,能得到別人的認同確實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
  但今天只能對自己的漫畫迷說聲抱歉了,唐尼打定主意,說道:“我確實受傷了,沒辦法過去,再見。”
  說著,唐尼就要挂斷電話。
  唐尼還是不打算親自過去,至于埃爾希會不會因此發怒,不在唐尼現在的考慮範圍內。
  左右不過是和自己終至合作,這對現在的唐尼來說完全不是問題。
  “先別挂電話!”埃爾希的聲音有些急促,“我可以讓人來取——”
  電話已經挂斷了,唐尼將放在一邊的牛皮紙卷筒打開,畫稿依然完好。
  “早這麽說不就完了。”唐尼嘀咕了一句,心裏明白對方指使別人早就已經成了習慣。
  將畫稿放回紙筒,唐尼又噸噸噸噸噸的喝了一通涼水,眼前甚至看到了盤旋升騰的烈焰。
  不行,這東西不能再帶了!
  想到火焰徽章的物品信息,唐尼有些奇怪,自己的意志不至于這麽不堅定吧?難道是眼魔的詛咒太強大,徽章壓制不住?
  一把扯下火焰徽章,唐尼頓時感受到了難得的涼意。
  但火焰徽章剛剛被取下,上面就出現了數道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