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

http://www.authorrainedelight.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html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
    唐風當即編輯了一條信息發送過去。

    葉紅蝶很快回複:“唐風,你要是敢告訴我爸我在哪,我就……”

    “我就跟你絕交,再也不跟你玩兒了!說到做的!”

    唐風把信息給紅棠看,無奈道:“你看,她不樂意,我也沒辦法。”

    紅棠眼珠子一轉,計上心來:“你打個電話給她,我自己來說。”

    唐風依言打了個電話過去,葉紅蝶幾乎秒接。

    “喂,蝶蝶,我是爸爸……”

    “嘟,嘟,嘟……”

    紅棠話都沒說完,葉紅蝶就直接挂掉了。

    紅棠一臉蛋疼地把手機還給唐風,尴尬道:“挂了。”

    唐風早有預料,面無表情把手機接回。

    “所以,叔啊,我真的沒辦法告訴您她在哪,就讓她玩幾天吧,玩夠了想家了就回去了。”唐風勸說道。

    “唉!”紅棠忽然戲精附體,眼眶變紅,微微一歎:“都怪我,他母親去世後,實在太寵她了,才導致她現在這麽叛逆。”

    “小風呐,你可能不知道,蝶蝶她母親去世得早,我爲紀念她母親,給她取名葉紅蝶,哦,忘了說了,我叫紅棠,她母親姓葉,所以她叫葉紅蝶。”

    “不要因爲她姓氏與我不同就以爲她不是我親生的啊。”

    “我一個人把她拉扯大,舍不得她受一點點傷害,如今她一離家出走就是好幾天,你說,我一個做父親的,能不擔心嗎?”

    “從來,我都把她捧在手上,怕她磕著碰著,怕她苦著累著,給她一切她想要的,哪怕她要天上錢星星,我也拼命地托人去找隕石遺骸。”

    “從小到大,她就沒有離開過我,沒有吃過一絲絲苦,現在她一個人在外邊,過得好不好我都不知道。”

    紅棠說著,幾滴眼淚從臉頰滑落。

    “小風呐,你要理解我爲人父母的心情,我真的害怕女兒受委屈,受傷害……”

    “所以,叔求求你了,就讓我見見女兒吧!哪怕她不回去也好,我就見見她……”

    唐風被紅棠這番情深意切的話感動了,深深歎氣:“一個人,最向往的東西就是自由,叔,不是我說你,你把她禁锢得太死了,就想把她拴在身邊,所以她才會想著離家出走。”

    紅棠愣了愣:“有什麽不對啊,我明明對她足夠好。”

    唐風搖頭:“設身處地試想一下,你去什麽地方都有人跟著,你吃什麽東西都有人要求,甚至,做的每個決定,都不是自己的意願。”

    唐風幽幽一歎:“這樣的生活,你開心嗎?”

    紅棠下意識回答:“肯定不開心啊。”

    唐風的話語輕輕飄來:“葉紅蝶現在就是這種情況。”

    紅棠怔住了,他仔細想了想。

    似乎,蝶蝶這十八年來,一直都活在自己的陰影下。

    無論她做什麽,都始終有自己的影子,包括她上大學後,自己都不允許她住宿。

    唐風微微一歎:“罷了,我帶你去找她,父女哪有隔夜仇,只不過,我有一個要求。”

    紅棠一聽,急了:“什麽要求?”

    “那就是你不能強迫她做不願意做的事,如果她願意,就跟你回家,如果不願意,她願在哪就在哪,你不得幹擾。”

    “否則,就算你是他父親,我也毫不留情!”

    唐風說這句話的時候,整個人都氣勢都隨之一變,宛若初露鋒芒的利劍!

    紅棠微微一驚,這氣勢……

    小夥子不簡單啊。

    “好,我答應你,快走吧,坐我的車,比較快。”

    紅棠先敷衍著答應下來,等見到女兒再另說。

    唐風臉色古怪:“你確定?”

    只見唐風掏出帕加尼鑰匙。

    “嗡嗡!!”

    澎湃好聽的聲音在蘭博基尼五十米外的地方響起。

    紅棠轉頭看去。

    臥槽?!

    帕加尼?

    很多有錢人對車都有所研究,紅棠自然是認識帕加尼的。

    兩千五百萬的超跑,他怎麽可能不認識?

    紅棠此時終于明白,唐風不是對蘭博基尼的價值一無所知,而是擁有比蘭博基尼更好的車,自然就不怎麽看得上差的車了。

    能開得起帕加尼的人,怎麽可能缺錢?

    他想到先前打算用錢趕走唐風的行爲就覺得好笑。

    這個年輕人不光長得帥,還很不簡單呢。

    爲了方便,紅棠坐上了帕加尼副駕駛,蘭博基尼則留給大背頭開。

    帕加尼啓動,蘭博基尼緊隨其後,一路不停,駛向雲月半山。

    遠遠地看見雲月半山,紅棠猶豫了一下,問:“你住在雲月半山?”

    “是啊,怎麽了?”

    紅棠震驚了。

    雲月半山,可不是一般人能住得進來的,最起碼,自己不行。

    他現在想想之前唐風說的話,比如會對他毫不留情之類的,似乎並不是無的放矢。

    旁邊的年輕人,他真的有這種底氣!

    停好車,唐風領著紅棠進屋。

    葉紅蝶正趴在客廳的沙發上邊吃零食,邊看偶像劇,聽到開門的聲音,頭也不擡說道:“風哥哥,你回來啦?”

    “咳,葉紅蝶,你看看誰來了?”唐風提醒道。

    葉紅蝶擡頭看去,嚇得手上的薯片都快掉了。

    “爸!你怎麽來了!”

    她整個人直接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紅棠沒有第一時間理女兒,而是環顧了一周,點點頭:“看起來,你過得不錯。”

    “哼,比在家裏好!”葉紅蝶冷哼道。

    同時,她幽怨地瞪了瞪唐風,嘴唇微動,卻沒有聲音傳出來:“你怎麽把我爸帶來了?不是說不見嗎?再也不相信你了!”

    唐風無奈地攤攤手。

    “啊,你們先聊著,我給你們倒點水。”

    唐風一溜煙跑到廚房。

    紅棠左看看右看看,最後把大背頭給趕出去了。

    “哎喲,乖女兒,想死爸爸了,快過來,讓我看看有沒有餓瘦。”

    紅棠一把抓住葉紅蝶,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恨不得把她的內髒都翻出來看看有沒有出問題。

    葉紅蝶黑著臉,憤憤道:“爸!”

    紅棠手一頓,隨機又接著檢查起來:“你看看,都餓瘦了,跟爸爸回家好不好?”

    葉紅蝶擋開紅棠的手,退開一步:“爸!你能不能給我點空間?不要再像看小孩子那樣看我了,我已經是個大人了!”

    紅棠悻悻道:“再大都是爸爸的好孩子。”

    葉紅蝶黑著一張小臉:“怎麽都跟你講不明白呢?”

    “我已經是個大人了,要自己的空間,要自己的自由,我有權利決定自己的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