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

http://www.authorrainedelight.com/网站地图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html小明免费永久观看视频
    唐風交代完,得到風琴霜的應允後,正要驅車回家,忽然手機又響了起來。

    “您好,請問是唐風唐先生嗎?”電話裏傳來一個溫厚的中年男聲。

    “我是,您是?”唐風疑惑。

    “我是楊國生,嗯,也就是咱顫音短視頻的大股東。”

    “啊,原來是您,幸會幸會,請問是有什麽事嗎?”

    “今天是五一,我正好沒事,想問問您有沒有空,請你吃個飯,順便聊點事兒,不知道會不會打擾到您度假?”楊國生說道。

    唐風沈默了一會兒,答應了:“不會,你說地點就行。”

    “那太好了,就定在星苑酒家吧,那兒環境不錯。”楊國生笑道。

    唐風一臉古怪。

    星苑酒店?

    自己就在外邊啊。

    “這樣啊,我剛好在附近,你過來就行了。”

    “成,一會兒把包廂號發您手機上。”

    楊國生挂掉電話後,稍微整理一下儀容就急匆匆出門了。

    他其實也不想找唐風,但是沒辦法,最近第二股東周利群有點不安分,似乎在聯合其他股東,准備把他從董事長的位置上趕下去。

    而唐風,算是中立股東,卻擁有15%的股權,對于任何人來說都是舉足輕重的。

    若是被周利群率先爭取過去,那自己的董事長位置就不保了。

    但是如果是自己爭取到唐風的支持,那意義就完全不同了。

    楊國生自己有30%的股權,加上唐風的15%以及其他支持他的小股東,握住的股權就超過了50%,他的地位將不可撼動。

    所以,唐風是必須爭取的,不容有失!

    星苑酒家前,唐風過了幾分鍾就收到了楊國生的短信:

    星苑酒家303包間。

    唐風想了想,決定先去總經理辦公室坐一會兒,一直站在樓下等著,也不像那麽回事啊。

    正當他要走進星苑酒家的時候,旁邊突然間傳來一道驚喜的聲音。

    “小唐!是你嗎?”

    聽到聲音的唐風下意識轉頭看去,這次看到不遠處的寶馬上走下來一個人,面帶興奮之色,快步向唐風跑來。

    “楓哥,怎麽是你?”

    看到這道身影,唐風也忍不住面露欣喜之色。

    這個有些清瘦的身影,是他大學時的學長,比他高一級,學廣播電視的。

    唐風以前剛來學校時,就是他帶著唐風熟悉學校,爲他介紹學校各處區域,事無巨細,非常有耐心。

    兩人能夠結緣,一方面是因爲以上原因,另一方面則是唐風後來癡迷打遊戲,想給遊戲裏的小姐姐買衣服,但苦于手頭不夠寬松的時候,是錢楓帶著他去兼職,避免了新手常遇到的陷阱。

    兩人相互之間,都幫了對方不少忙。

    再者就是,兩人的名字諧音,常被人拿在一起比較,所以交流的機會比較多。

    本來以爲畢業後很少有交集了,卻不料在這裏看到錢楓,唐風也是非常開心。

    “你小子,怎麽在這裏,仔細想想,我們多少年沒見了?有三年了吧?”

    錢楓走過來撞了撞唐風的肩膀,給了他一個擁抱:“行啊,看你的樣子,是要去這裏吃飯?混得不錯嘛。”

    在好朋友面前,唐風沒有那麽多架子,否則容易造成疏離感。

    冷暴力是感情生疏的主要原因哦。

    “害,老實說,其實我是個可恥的富二代,這事兒,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的,虧得我爸媽能瞞我那麽久。”

    “哈哈哈,沒想到你小子命那麽好,”錢楓滿臉羨慕,“我也一直在等我爸媽告訴我真相。”

    唐風聞言笑了起來:“白日做夢呢,好了,不說我了,說說你,混得不錯嘛,連寶馬都開上了。”

    聽見唐風這麽說,錢楓露出一絲微笑,但是總感覺帶有一丟丟的不自然:“害,瞎混罷了,對了,你小子不會是自己去吃飯吧?”

    錢楓強行轉移話題。

    “那倒不是,有一個朋友請我來吃,這不,他還沒來,我剛好在附近,就先到了。”唐風笑道。

    錢楓羨慕:“能夠請你在這種地方吃飯的人,一定是個大人物吧?”

    唐風點點頭。

    顫音短視頻董事長,才尋常人眼裏,確實是大人物了。

    “嘿嘿,老實說,我可是被我們老板點名來陪一位大人物吃飯的!怎麽樣,厲害吧?”

    錢楓的口氣帶著一絲炫耀。

    唐風咧嘴跟著笑了起來。

    他知道錢楓的得意,他不是在裝逼,而是和好朋友吹吹牛,博朋友一笑罷了。

    唐風很欣慰,大學時,他認識的大部分人走進社會之後,都被社會這個大染缸染黑了,但好像,錢楓沒有受到很大的影響。

    他沒有變得和其他人一樣勢利。

    這太難得了!是一個值得深交的朋友。

    正當唐風要說話之際,不遠處傳來一道不合時宜,顯得有些尖銳、刻薄的聲音。

    “錢楓,你還呆著那兒幹嘛?一個窮屌絲罷了!”

    兩人循聲望去,只見走來一個穿著豔色禮服的眼睛女生,長相大概在八十分左右,身材看起來也不錯。

    這個女人很明顯化了很厚的妝,估計是化妝手法不太娴熟,所以顯得有點不自然。

    打老遠的地方就能聞到一股濃烈的香水味道。

    對方帶著一種難以言明的高傲,踩著高跟鞋咚咚咚地走了過來。

    “她是?”唐風好奇道。

    錢楓露出一絲笑容,解釋道:“小唐,給你介紹一下,這是你嫂子。”

    聽到嫂子這個詞眼,那眼睛女立即出言反駁:“錢楓,你瞎說什麽,我們只是男女朋友關系,到那一步還遠著呢!若是你表現不好,隨時得滾蛋,別把我們說得那麽親密!”

    唐風微微一愣,這個女的,有點霸道啊。

    而且,似乎不怎麽懂得做人。

    出門在外,居然不給男朋友面子?就這麽數落他?

    在好朋友面前,錢楓脾氣再好也受不了了,惱火道:“陳巧瑩!脾氣那麽沖幹嘛?我兄弟在這,不能給我留點面子?”

    “兄弟?我看只是一個窮逼罷了,跟這種人,做什麽兄弟?!”陳巧瑩譏諷道。

    她剛剛去附近的商場上廁所,順便補個妝,沒想到一回來就看到錢楓在和人閑扯。

    她承認,第一眼看到唐風的時候,確實覺得他長得很帥,但是,看到他那身樸素的穿著後,興趣頓時沒了。

    甚至還有點兒看不起唐風。

    窮逼就是窮逼,看到自己男朋友開了寶馬,就死乞白賴地湊上來。

    太不要臉了!

    所以她才遠遠就出言打斷兩人的對話。